BUS被调教的好可怜TAT,莫非以后要渐渐转移至废柴兔的怀抱么-。-



亲爱的,来收礼物=_,=

这是第一次故事有大纲,不至于写着写着就不知道写啥(但其实还是不知道要写啥|||||),预计在7到10章内完结。

有一篇番外,会否肉呢?摸下巴,看谁半夜来找我喝茶。



起这个名字我不是故意的,高考那年我听了一整年这首歌也分不出来唱歌的是男是女,现在也分不出来,也不想知道。

这首歌和我要讲的故事唯一的联系就是都有“意大利”这仨字儿。

Raymond Lam和Ronng,还是此二位,换个名头重新上马。其实我就是个写故事大纲的,唯一心愿是将来有一天,这故事有幸真成了一剧本,有幸找到了这俩人拍电影。当然还有一个情况,那就是人家比你Y的还圆满,这虽然比较少见,但也并不是不可能的!!我们管这叫什么?Dreams Come True!








Italia Summer





Ronng直截了当地找到自己的直属上司,撂下一句话:“我不干了。”

这上司长得十分之鬼畜,所以表情肃穆的时候有点可怕,“你又忘记看心理医生了吧?”

“马sir,我没开玩笑,我真不干了。而且我早就想告诉你那个心理医生只会说英语,你也知道我英语有多烂,你觉得我能听懂她说话么。”

马sir看他没有开玩笑的日子,就改循循善诱:“你看,这次任务这么多年眼看就要圆满成功,你就要守得云开见月明了。等到恢复警籍,全世界哪个办公室随你挑,我这么多年还没见过你这么成功的卧底呢!”

Ronng完全不为所动,“第一,这么多年卧底我早习惯黑社会的日子了,何况日子跟度假没什么两样,除了偶尔生命安全有点小威胁;第二,我能说利落的话目前就只有广东话和意大利语,还是南方口音,全世界去哪个办公室都得重新学语言,太累;第三,我要结婚,要引退。”

“你要什么?”

“我要结婚引退。”

马sir居然不厚道地笑了,“玩真的?”

“废话,松岛枫都能结婚引退我干嘛不能。我当初早知道卧底这么累还不如去拍A片儿省点力呢。”

“问题是你跟谁结?”

“你猜猜。”

“……某个意大利妞?”

“……就算是吧。”

Ronng说完,潇洒地把外套甩在肩上头也不回地走了。

马sir消掉他档案的时候颇为不舍,而且不无嫉妒。挺好的警界青年,居然被一洋妞拐跑。外国妹子那么热情,他受得了么他!



这个故事其实并不像它看上去的那样没头没尾。趁着Ronng和他新婚对象在西班牙度假期间,我们从头开始回顾。


1997年初的寒冬腊月,Ronng跟着一艘偷渡船登上了那不勒斯的土地,旋即卷入当地帮派的械斗之中。但是他命大,还英勇地救了某同胞一命。同胞是当地有名的华人黑社会里的小头目,二话没说就把他给收编了。

当然这一切都是假的,Ronng其实是国际刑警派来卧底的,任务是打入这个黑社会内部,彻底把它整垮。

他很无奈,当时布置下来的任务有三个,另外两个是随大部队去澳洲和加拿大引渡罪犯,结果他可能被阴了,抽签抽到最晦气的任务。该黑社会和意大利本地历史悠久的黑手党有千丝万缕剪不断理还乱相爱想杀的联系,换谁都是一有去无回的活儿。

但是人就得信命啊信命,Ronng凭着一股子狠劲儿和暴脾气外加两句蹩脚意大利土话愣是平步青云地当到了帮里的护法级别,有资格跟着大佬进出了。

大佬是个福建人,爱拼才会赢,年轻时候带着拜把兄弟四个先是去了香港,接着是台湾,越走越远来了意大利,从走私起家,生意越做越大,在那不勒斯站住了脚。现在总部洗白白发展到罗马,但是在南方大部地区,还是和黑手党合作无间,偶有帮派火拼。

那大佬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常驻米兰,小儿子远在英国。大儿子在家族聚会上第一次见到Ronng,没过多久,这少爷就偷偷摸摸跟老爷子提要求,您,就您身边儿那个叫Ron的,我看着精干,给我当保镖吧?我现在的保镖都太肉脚,遇见风浪还不如我能打。

老太爷此时还不是特别熟悉Ronng,没答应。

又过了一年,1999年夏天,少爷又偷着摸提起这事儿,老太爷对Ronng比较放心了现在,也觉得他们同龄人,又都是同胞,可能谈得来。自己老婆死得早,儿子从小到大都撒手管,连个正经朋友都没有,看着挺寂寞的,就让Ronng陪陪他吧。

Ronng就这么着,调派成了少爷的专职保镖。

跟着少爷回米兰那天,少爷笑得满脸就看得见闪亮的一口白牙:“你好我是Raymond咱们握个手吧。”Ronng脖子上爆着青筋儿跟他握手,Raymond给握得呲牙咧嘴,还乐呢。

叫你乐,我顶你个肺!老子的计划全被你打乱了。Ronng恨恨地诅咒。


Raymond住在米兰旧城区的一间小公寓里,他住在顶楼,第三的几个楼层租出去变成了小旅馆。Ronng一进去发现四周都是亲切友好的土耳其人和阿尔及利亚人,眼睛都直了。二话不说把Raymond拉到楼上撞上门鼻子贴鼻子地对他吼:“你有病啊!?你知不知道你爸干哪行的?!还敢开旅馆!”

Raymond好脾气地攀上Ronng的肩膀,“没关系,我在科莫湖畔还有栋别墅,老爸的人来的时候都在那里。这里离学校比较近嘛。”

“这是你的房间,我的房间在你对面。屋子里的东西都可以随意用,你的行李我已经叫人送进去了。”Raymond打开一扇门,不算大的屋子里满满当当塞满了家具。屋子比较令人满意的地方是有个种满了绿植的小阳台,而且不是傻兮兮五颜六色的花朵,只有纯绿色的盆栽和爬山虎。

总的来说,差强人意。不过这不是重点。Ronng把门甩上,暂时屏蔽了门外的脱线少爷,开始艰难地思考问题。
离开了罗马的大本营,以后早怎么获得大佬行动的情报?

这个少爷到底是否如他本人所“表演”的那样是个纯粹的路人甲?还是他已经察觉出了自己的身份?

老爷子的“生意”,他知道多少?

脑中一片杂乱无章,知道门外传来敲门声,Ronng恼火地拉开门,正好对上Raymond农村青年一般朴实无华的笑脸:“要不要出去饮下午茶?”






TBC



为了防止自己滑向阿拉希神灯的深渊,我把X-File电影买回家打算洗个脑。

结果掉入了另一个深渊|||||||||||||||||

那破片子我从头睡到结尾倒数十几分钟,Scully从斧子底下救出半死的Mulder,Mulder革命英雄附体,大叫不要管我还有一个幸存者!
Scully就跑走了,换Skinner来,Skinner匆匆跑来,一看到躺在雪地上的Mulder,二话不说脱了外套盖他身上。
Mulder半瞌着眼,迷迷糊糊地问:Skinner?
Skinner:It's me, it's me.
Mulder瞬时变脸,革命英雄全见了鬼,换成一脸虚弱撒娇样哼哼唧唧:Cold, I'm cold.
Skinner立刻把他搂紧,低声说: I got you, I got you...

哦漏!!!!

就这么的晚了好几光年投入了X-file的怀抱TAT


当初满大街都是《借口》和《24/7》的时候我干嘛去了!现在还得靠网页快照看文TAT


P和N你们也来啊你们也来!大家都是FBI,没理由输给两个老头子!!!!!

球P/N撒娇和长篇肉文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goldenair.blog125.fc2blog.us/tb.php/3-d034ee79